第395章 你就那么相信他?

作者:月下风光|发布时间:2020-11-23 00:00|字数:2034

气氛,突然变得凝重起来,夜墨琛和西云各有所思,谁都没有开口。

也不知道过去多久,西云终究是做出了决定,他说:“本王子退兵可以,本王子的命,你们也可以随时来取,但是,救活他。”

有那么一刻,他也是真的想要杀了凌彻,为亲人们报仇,所以,他动手了,可是,真正动手之后,他又后悔起来,杀了凌彻又能怎么样呢?他的亲人一个都回不来了。

西域国在凌彻的领导下,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,比他的父王在时还要好,不管是三军将士,还是百姓们,都非常信服凌彻,在他们那些人眼里,他是比以往的王上都要好的西域王。

细细想来,自从凌彻继位以后,他的心思,除了西域百姓,便是他,不是朝堂、御书房,就是在他的殿中,也因而引了不少人诟病,但是,他浑不在意,继续做他自己。

他可以杀了凌彻,可人死后呢?谁又去继承这西域王的位置?

他吗?他不~良于行,哪怕脚能好,又能怎么样?他深知自己没有那样的能力。

凌彻的儿子吗?那孩子才不过几岁,能懂得什么?西域交到他的手里,无疑是交到皇后那一脉的手里,那是他的西域国,他怎么能够交到皇后那支心思不纯的人手上?

他的那些个表亲吗?不,没有一个能担大任。

很明显,西域除了凌彻,无人可以治理,他若死了,西域必然也将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,他怎么能够让这种事情发生?

他无法承担起西域这个重担,也绝对不能让它陷入危机。

他不杀凌彻,去了阴曹地府,给他的亲人们赔罪;可若杀了凌彻,西域大难,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,阴灵四起,去了阴曹地府,他不只要给亲人们赔罪,还得给西域受难的百姓、将士们赔罪,便是将他撕了也挽回不了的结局。

他恨,却也知轻重。

他可以死,凌彻却必须活着。

“给本王一个必须要救凌彻的理由。”夜墨琛满目探究地看着西云,似笑非笑地说道:“凌彻抢了原本属于你的一切,杀害你的亲人,你之前还恨不得杀了他,这会儿又是怎么了?”

“厉王,反复问同样一个问题,有意思吗?”西云道:“本王子纵然满心仇恨,却也没有到丧心病狂,仇恨蒙心的地步,本王子跟他的仇,自会跟他了结,不敢劳烦厉王。”

“虽然你不没有为帝为王之能,却择了一个好帝王,西域能有今日,也不怪乎。”夜墨琛道:“你的命,本王先记下了,待到你的西域大军退去,凌彻醒来,本王会再好好地跟你们二人算总账的。”

话到这里,夜墨琛直接令萧山送西云离开,临行前,他也不忘警告:“你最好不要玩什么花样,若然萧山少了半根毛,不只凌彻,便是你,也休想活着离开。”

“事到如今,本王子还能耍出什么花样来?”西去苦笑。

他不怕死,可是,死后呢?

有时候,他也希望他的责任心可以少些,可是,他不能。

外面的话,室内的月如霜听得一清二楚,躺在床上,双目紧闭的凌彻也听得清楚,他很想站起来,走到他的身边,将他护在身后,直面夜墨琛,可是,他不能。

泪水,不自觉地滚落下来。

月如霜扫他一眼,淡淡道:“本邪医知你什么都听得见,现在,一定非常想爬起来对吧?那你就好好地将养着,祈祷着你的西云不要乱来吧。”

忙活了那么久,月如霜累了,但休息了这么一会儿,她又突然来了力气,检查了一下凌彻的情况,便转身走了出去。

夜墨琛刚目送西云离开,听到声响,下意识地转过头来,见着月如霜,当即走了过去。

“如霜,你感觉怎么样?要不要先休息一会儿?”他面露担忧之色,生怕她累着。

“没事,之前确实是有些累,但是,现在差不多缓过来了。”月如霜自顾自地找了一个地方坐下,尔后,示意夜墨琛也在身边坐下。

两人并肩而坐,月如霜压低声音,将凌彻的情况说了出来:“看情形,他的情况还不错,之前你和西云说的话,他全部听在了耳中,这会儿,心下正难受着,我宽慰了他几句,这会儿,怕也是差不多了缓过来了。若然我估计不错的话,明日午时前就该醒来了。”

点了点头,夜墨琛并没有多言,她忍不住又问道:“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这一步,你什么打算?”

“若然战,两国必然损失惨重,于己不利,我让西云退兵,避免双方交战,但是,西云和凌彻欠了我的,我自然要讨回来。”若然就这么轻易将他们的命取了,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?

“对于西云之前说的,差点害死你我那一次,并非他派来的人,你怎么看?”若然他所言不虚,那么,对夜墨琛下杀手的人又会是谁?

“会不会是尧白?”夜墨琛猜测。

当然,他也不是凭白无故猜测的,毕竟,虽说没有明确地道明什么,但是,如霜的身份在那摆着,为了要将其接回去,这几年,尧国可也没有少费功夫。

月如霜却非常肯定:“绝对不可能!”

不可能会是尧白,她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肯定,可心里就是有一个声音告诉她:不会是尧白,也不会是尧国的任何人。

“你就那么相信他?”这是所谓的天性?

“我信他!”月如霜很肯定地回答。

夜墨琛突然沉默了,心里不爽在所难免,这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心境,一言难尽。

两人之间沉了一会儿,夜墨琛终究是抛开一切,不再执着,他一把将人搂入怀中,道:“那事,我会再去查的,想来,那人若然真的那般想要我命的话,必定会再一次行动。”

“恩!”难得的宁静,谁也不想再打破。

月如霜依偎在夜墨琛怀中,静待天明。

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西云随着萧山归来,而手术室内也发出了咳嗽之声。

<

>
举报不良信息X
举报类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广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动
  • 恶意造谣
  • 其他内容
补充说明:
X
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
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
/static/images/bonus/nuomi.png

(0)

/static/images/bonus/01.png

(0)

/static/images/bonus/02.png

(0)

/static/images/bonus/03.png

(0)

/static/images/bonus/04.png

(0)

/static/images/bonus/05.png

(0)

数量: 相当于100书币 去充值>>
赠言: